杞蝣

本命酒茨酒,可逆不可拆√

【酒茨】养成一只茨球 ㈡

2

小茨木被酒吞提起后颈扔到一旁,他便蹭蹭酒吞冷冰冰的被子,将自己裹了进去。

“……”酒吞盘起腿,眼睛微微眯起,从窗户中透进来的月光在他的双眸中反射出一丝柔和的紫芒,暴露了他不耐烦外表下的不为人知的纵容与温暖。

“吾喜欢挚友的被子。”小茨木抱着被子吸了口气,满足道,“就是硬了点。”

夜很静,只剩下夏蝉和蛐蛐的叫声似在催人入眠,酒吞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这种感觉好久没有再体会到了,带着兴奋雀跃和安心,与曾经战前时的心情一样,像重新被注入了热的血。

“喜欢……就睡觉吧。”酒吞吸了口气,忍不住伸出左手,用食指和中指在茨木脸上捏了捏,然后倒在了铺上,带着这少有的不平静心情,感受到酒杯在心中打翻,洒满胸腔的味道。

这个除酒以外填满孤寂感的家伙。酒吞自嘲地想,他以为自己会失眠,却是在看着身旁小小一团茨球睡着后,也跟着陷入沉眠,一夜无梦,直到日出,阳光铺满整个房间。

酒吞睁开眼,对上一双金色如这晨曦一般的眸子时还有些恍惚。茨木蹲在他的枕边,见他醒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挚友,我们走吧!”

“走哪去?”酒吞有些茫然。

“当然是去练习啊!吾要快点赶上挚友的高度,才有资格和挚友一起决斗,当然,吾肯定是比不过挚友的,毕竟挚友才是厉害的鬼王,没有谁能比得上吾之挚友,不过……”小茨木愉快地用仅剩的一只手抓住酒吞的手臂,想把他拉起来。

赶上我的高度……酒吞看着奶茨站直了还不足自己腰的高度,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个向上的弧度,又马上压了下去。

“吵死了,茨木童子。”酒吞嫌弃地说,腹下微微用力,随茨木的动作坐了起来,“能让本大爷带的,你是第一个了。”

“吾不会拖挚友的后腿的!吾……努力不拖,别人怎么有资格和吾之挚友一起,吾……”

“闭嘴。”

“哦。”小茨木抬头看着站起来的酒吞童子,用手捂住自己嘴巴,想了下,手指间掀开一条缝,露出嘴巴来,又说,“挚友叫吾做什么,吾就做什么。”

酒吞见不得他那蠢样,看了他一眼,手中发痒,屈腿躬腰伸手在他红色的小角上轻轻一弹,然后站直身将一头红发束起。

茨木摸摸自己的角,仰头看着逆光下的酒吞,先小声嘟囔了句“不是说让吾来给挚友束发的吗”,见酒吞没有理睬他,便将目光从酒吞露在外面精瘦结实的腹肌一路向上,路过胸口,直到他刀削般锋利的下颚而停留下,他放开捂住嘴的手,抓住酒吞的腰带,发出一声赞叹,“啊,挚友的身体真是好看极了!”

目光干净澄澈,满是仰慕憧憬之情。

“……”

酒吞手下顿了顿,耳朵微微发烫,垂眸瞥了他一眼,快速绑好头发,道,“话多。”

————
嗯,宇直茨扮弯傲娇挚友计划进行中√

评论(8)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