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蝣

本命酒茨酒,可逆不可拆√

【茨酒】《媚妖的酒》下

车车,嘻嘻嘻


“挚友是在哪翻了坛遗存?”茨木牵起嘴角,停在离酒吞不足一丈远的地方,抓着怀里的酒坛把它悄悄藏在了身后,“吾带了些河虾,去给挚友做天妇罗正好。”
语毕高大的鬼看着他靠坐在门柱挡住门口的王,没有挪动脚步。

酒吞暗紫色的眸子带着些许迷离,他微微仰起头,下颚镀上夕阳的微光,红色的长发勾着他褪了少许坚毅和狂妄的脸,几缕探进他在此时刻上了慵懒与放纵的嘴角,剩下的发丝顺着耳后、脖颈没入后背、敞开的衣襟,肆意地披散着,将他胸前的两点红缨遮得若隐若现。

看着居高临下盯着自己的茨木,酒吞心中泛起猫挠一般的不爽,这家伙回来就在这里不动、站得这么高、不去做事、还把带回来的酒藏起来了,有些混沌的大脑细数着对方的错误,他向茨木勾勾手指,道,“喂,茨木童子,给本大爷过来。”

挚友的嘴巴动了动,被含在嘴里的发丝掉出了,掉在他耳边啦,挚友伸手过来了,不对……挚友的嘴巴动了?
他猛地回过神,习惯性地想抓抓头,手一动,才反应过来还拿着酒坛藏在身后,“挚……”

“你这家伙在发什么愣?”语气带上了不耐烦,心中给他安的罪行又加上了犯蠢这一条,酒吞重复到,“给本大爷过来。”

茨木忙上前几步,然后被撑起身来的酒吞一手抓住了衣领,仅剩的一只手要保护着酒坛和河虾让他没办法保持平衡,踉跄一步便跪坐在了酒吞的腿间,气势和身高便都矮了对方一小截。

心中满意了,酒吞将脸贴近茨木,高挺的鼻梁快要戳到对方脸颊上红色的妖纹一般,他轻轻嗅了嗅。
“还算听话,没在外面偷吃东西。”
@
“唔……”酒气与鬼王独特的气息在茨木猝不及防之时闯入他的整个鼻腔,占领了他的全部嗅觉,牵起了他除了战斗外少有的情绪波动,心跳的规律不受控制的乱了拍。
只有挚友在家里偷喝酒而已。他想,目光却不自主从酒吞的脸上一点点下划,从阴影下的喉结到发丝下的乳尖再到结实的腹肌……

评论(4)

热度(67)

  1. 色んな物杞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