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蝣

本命酒茨酒,可逆不可拆√

【伏八】除夕的夜(上)

【背景是用的中国的除夕,介意误入】

(一)

伏见斜靠在门框上,双手环抱在胸前,左脚支撑着身体,右脚靠在左脚脚踝处,他看着青组的一行人走尽街头,然后消失在拐角处。

他到底是为什么,会跟他们一起去参加那个无聊的年末聚会啊。想着,伏见仰头抵在门框上,眼睑无神地抬了抬,把视线投向上方。

这时候的天已然早就黑了,但不间断放上天的烟火却把上空照得透亮,地面上、树上和屋顶上厚厚的积雪起到了很好的反射作用,即使熄了路灯,周围的景物也被映得一清二楚。
伏见的脸上和镜片上因不断绽开在空中的烟花而变换着颜色。

远处不知谁点燃了爆竹,一阵“噼里啪啦”声想起,然后像引起了共鸣一般,更多的爆竹声跟着响起来,不时还夹杂着几声孩童的叫闹声、笑声,家家户户都亮着馨黄色的灯,窗上、门上和屋外的树上都贴着、挂着喜庆的东西,一片欢乐的景象——除了伏见,和他身后的房子。

相较于外面的热闹,这里显得诡异的安静。
过于冷清了。

(二)

伏见左手插到额前的发里,拇指和小指伸开按在两边太阳穴上揉了揉,直起身推开门,走进了玄关。

和每天一样都是全无人气的房子,伏见这个时候却觉得心里有些烦躁。

“啪”
伏见打开了玄关上的灯,然后他看着里面漆黑的房间,突然大步跨了进去,不曾换下的鞋子在木质地板上踏出“嗒嗒”的声响在这空空的屋子里分外明显。

灯的开关被尽数按下,房子的格局与摆设被展现出来,墙角楼梯通向的阁楼还沉没在黑暗中,只不时闪过烟火绽开时透过窗户射进的红的、蓝的光影。伏见快步上了阁楼,终于打开了房子全部的灯。

然而昏黄的灯光并没有带来想象中的温暖,失去了黑暗的遮掩,只把更大的孤寂与空虚暴露出来。伏见烦躁地挥出匕首精确刺向各个灯的方位,然后在空中互相碰撞,巧妙地借力转换方向,随着一阵玻璃碎裂声,整个房子再次陷入黑暗之中。
伏见左手扶在楼梯扶手上面,右手拉开衣领,按在左边锁骨下面有些灼热的纹身上,感受着心脏一下一下地跳动着。

“啧……”伏见慢慢喘着气,“该死的,为什么,现在会这么,想你啊,misaki……”

(三)

一切重归于平静,只听得见伏见自己的呼吸声和远处传来的花火声。他走下了楼梯,再次回到了玄关处,稍犹豫了一下后,伸手在玄关柜子上摸索到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推开门伏见走出去,坐在了只有两级的台阶的靠右边位置,临近门,双腿伸在雪地里交叠搭着。

食指和中指夹着笔杆打了一个旋,伏见再用拇指个食指握住笔,在本子上点了点,然后流畅地在上面写下几个字,轻轻撕下刚写上字的这张纸,他把本子和笔随手扔在雪地里。

双手把纸对折了一次后放在膝上,然后又拿起来放在台阶上,伏见向周围看了看,拿出一把匕首,不耐地“啧……”了一声后,右手又捡起纸片在手指间翻转了一下,似乎是在考虑最好的放置地。
终于,他把它插在了眼镜与耳朵的夹缝中。

分开双腿,伏见微躬着身子开始在雪地里挖坑。

雪被铲开一小块地方,露出黑色的泥土,伏见继续在泥土挖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浅坑然后握了握冻得有些僵硬的手,取下耳边上的纸片,小心地放进了坑里面,再用匕首把泥土盖了回去,又把雪掩盖住泥土,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一样。

伏见抬起头,稍微活动了一下略酸的脖子,却发现,雪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下了起来,一大片一大片,像鹅毛一般地在半空中飘舞着。

他就这么坐着。
爆竹声已经停止了,但不断染亮天空的烟火却还没有休息的意思,一些小点的孩子已耐不住困倦,睡了过去,而大多数人还在守着岁。

——————

【emmmm……旧文搬过来,当时写的时候K买没出2……有bug的话,勿喷。】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