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蝣

本命酒茨酒,可逆不可拆√

【酒茨】养成一只茨球 ㈨

终章

之后的升级不像第一天那么容易,特别是在酒吞来带的情况下,茨木四星之后,酒吞就换上了轮入道,实际上他其实想继续用薙魂的,但是被茨木以“想和挚友并肩作战啊”的理由拒绝了,于是酒吞拆了自己本身含两个破势的针女套,把六号位和一号位针女换上之前御魂副本刷出来的破势,并洗劫了一番晴明的仓库,把御魂升满,给茨木凑了一套没有满爆的破势。

没办法开场叠狂气的酒吞自然不能出招秒人,但现在的茨木也不是和以前那样一抓一层血皮了,基本可以完美消灭小怪,剩下一个半血的由酒吞收尾,次次黄字让酒吞差点以为他六号位的四星暴击换成了六星。

“因为和挚友一起就感觉充满了力量。”似乎看出酒吞的疑惑,茨木抓了抓自己的一头白毛,笑嘻嘻地说,看得酒吞忍不住捏了下他的脸,骂到,“蠢。”

“不论是谁与吾之挚友一起,都会快速地成长,毕竟吾的挚友啊,是那么强大……”

茨木看着身旁的酒吞,愉快地赞美着,一爪抓在了对面的大妖身上,给它留了层血皮,迁怒失败。

“……”看着飞扑过来的小妖,酒吞叹了口气,心里却是一片轻松和柔软,他屈起手指抬手在茨木额头上敲了一下,然后举起鬼葫芦,触发轮入道干掉两个满血的小妖,将剩下的两个残血留给茨木一个黑焰解决了。

无法忽视掉落在身上有些灼人的视线,酒吞歪头看向茨木,果然见到一双星星眼,“蠢货。”他骂到,裂开嘴角,属于鬼王如浸了百年冰霜的紫眸染上了春日般的气息,语气满是宠溺。

“不是谁,我都愿意和他一起。”他说,“不是谁,我都会把他从小孩带到大,一次如此,第二次如此,无论多少次,只要是对他,就有像是透支了一生的耐心。”

“这个人真幸运啊。”茨木笑着说。

“啊,他很蠢。”酒吞转身朝前走去,几步之后,没有听到熟悉的带着铃声的脚步声,他停下回头,“走了,白蛋给你准备好了,今天升满35级,回去升星。”

“嗯!”

回去后,茨木熟练地跟着酒吞回了酒吞的房间,熟练地拿着浴盆毛巾,跟着他去了浴室——天气渐热,他们去温泉的时候渐少,一般修炼回来便是去浴室洗尘冲凉,然后回房间看酒吞饮酒。

脱掉身上的衣服,打开喷头的时候,酒吞听见“哗哗”水声外传来茨木的声音。

“挚友……”

“嗯。”酒吞眼皮抬了抬,将发绳解开,任一头不服帖地长发被水打湿,贴在背上、胸上,带着一股一股的水流划过全身。

茨木看着他的身体,慢慢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挚友看吾。”他站到酒吞身旁,打开另一个淋浴的喷头,学酒吞的样子,让水将自己淋遍。

“……”酒吞脸似乎被蒸汽染红,他右手在自己腰上用力一划,留下三道红痕,然后抬手去把水温调成冷水,却控制不住自己的余光扫向身旁。

“挚友。”茨木看着酒吞腰上的红痕,呼吸开始变得不那么均匀,他将目光移向上,停留在酒吞的胸前凸起,然后再向上,略过他的薄唇,他微闭的双目,最后转向他的下身。

茨木抬手给酒吞把水温调回正常,他说,“挚友,你硬了。”

“……”酒吞抿了抿唇。

“挚友,今天下午说的那个人是我吧。”茨木看着酒吞的脸,轻轻地说,声音刚好漫过水声,“挚友……”

“别叫我挚友。”酒吞突然睁开眼睛,朝茨木跨了一步,一手撑在了他身后的墙上,头顶淋浴的水从他的头上流下,划过他高挺的鼻梁,顺着他如刀削般的下颚和一缕发丝,滴在茨木的脸上。

“挚,挚友……”茨木似乎吓了一跳,又迷恋地看着酒吞的脸。

“那就,别叫我挚友了。”酒吞声音嘶哑着,俯身咬在茨木的唇上,胡乱啃噬着,身体慢慢贴近他,直到茨木整个身体都靠在冰凉的墙壁墙。
浴室里的水声依然在“哗哗”响着,和他们进来时一样,掩盖着交叠在一起的两人身上相贴的心跳声。

许多年前,大江山寂寞的鬼王捡到到了一个白毛的脏兮兮的小孩,那个小孩用着干净澄澈的目光仰视着酒吞童子,像是晨曦,在所有人不知道的时候,在鬼王黑暗了很久的世界里点上了一抹光,让他从此舍不得放开。

许多年前,被世人嫌弃赶走的鬼子踉跄地跑进深山之中,看到了一个眸若星辰,长发张扬似火的人对他伸出了一只手,从那一刻起,自出生起就未被待见过的茨木童子看见了前路,和一生想追随的人。

【完结了,包含了我对支撑我玩着阴阳师这个游戏的最喜欢的这两只的祝福,希望他们可以在我的寮里幸福的在一起,没有大江山时沉重的背景,单纯快乐地生活。
这篇文开自一个晚上三点过抽到茨球起,家里大吞终于等到他的茨球。努力把茨球6了,给他配上御魂,没有能力养出爆伤茨,但也希望阿妈就算不玩阴阳师了,你们也是值得骄傲的大妖。】
【最后完结求个小心心,求个留言(๑•̀ㅂ•́)و✧爱你们没有因为我辣鸡的文笔嫌弃我,我们下一篇见,么么扎!】

评论(8)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