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蝣

本命酒茨酒,可逆不可拆√

【酒茨】养成一只茨球 ㈧


8

晚饭过后酒吞把茨木带到他的新房间时,他还一脸茫然。

“你的房间。”酒吞说,“昨天你来得出来,晴明没有来得及准备,今天给你补上了。”

“这样啊。”茨木扯了扯自己的衣角,然后仰头看着酒吞,“那挚友搬过来和我一起睡觉吗?”

“不是。”酒吞冷酷地拒绝到。

震惊于挚友的无理取闹,茨木只得懂事地点点头,“吾知道了,那么,挚友晚安。”

“……啊,晚安。”琢磨着自己似乎被下了逐客令的酒吞摸摸下巴,退出了房间,给茨木关上了房门。

数着门外走廊上属于酒吞的脚步声渐渐变轻,最后消失在两声“哗啦”的开关门声之后,茨木对着地上叠好的被子踹了一脚。

“哼!”

今夜月色被浓云遮去大半,酒吞换上一件深色的宽松浴衣,腰带松松系上,露出大片结实的胸腹。

茨木的那声晚安却赶去了酒吞的睡意,他在榻榻米上辗转许久,最后叹了口气起身,走到窗边,打开木窗,听到细细风声,带起庭院中树影绰绰。熟练地从身旁矮柜里取出一瓶酒,酒吞仰头倒了满口微涩的醇香。

窗外开始传来微弱的鼾声,酒吞左手搭在窗沿上,右手拇指和中指拈着细颈酒瓶的瓶口递在唇边不知是在闻着酒香还是回味残留在舌尖喉咙的酒味。

瓷器蛙在打呼吧,每次这只青蛙喝了酒就睡得鼾声四起。酒吞不着边际地想着,还有荒川之主那家伙,平日也是闲的很,不干些正事。还有那群小妖,不知道一天哪里那么多的精力……茨木童子,茨木应该睡着了吧,明天早点去接他,不知道能不能好好穿衣服,还是带着热牛奶去吧……

“哗啦”

酒吞捏在酒瓶上的手顿了顿,左手瞬间摸到鬼葫芦上,他转头看向被突然打开房门,看见了浴衣拖地,手里抱着一个大枕头,闭着眼睛的茨木童子走进了他房间,然后又“哗啦”一声关上门。

“……”酒吞将刚喝到口中来不及咽下的酒咽下,看着茨木仍然闭着眼睛走到铺边,把枕头一扔,衣服一脱,“啪”地倒在了铺上,屁股朝上,在被子上吸了口气,“啊,挚友的味道。”

“……”酒吞心情复杂地关上窗,将酒瓶放好,走到茨木身边,给他重新把衣服穿上,却被茨木用仅剩的爪子抓住了。

“吾过了好久没有挚友的日子,如今好不容易又见到了,吾怕挚友一不注意又没了。”

对上茨木在黑夜中依旧反射着淡淡金色的眸子,酒吞犹豫了一下,摸了摸他的头。

“不会了。”他说,“大江山退治已经过去了,我,也想有个人能陪着。”

“睡觉吧,明天的修行我不会给你放松的。”酒吞倒在茨木身边,汹涌的睡意伴着溢满胸腔的温柔突然袭来。

不就是一起睡觉吗。睡着之前酒吞这样想着。

屋外明月高悬,暗黑的浓云不知何时散去,任淡金色的荧光撒满整个平安京。

————————
【补完昨晚的,快完结啦√】
【假装彩蛋,乱写,博君一笑,莫要考据】
破阵子·大江山退治
举盏不解心念,
长灯难照夜明。
江山盛久即衰势,
意对酌唯罗生门,
奈何觥踌错。

酒入肺腑畅快,
兵剑突引宴惊。
一眼闭去生前事,
忽忆赤足暗金铃。
空余悲鸣声。

评论(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