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蝣

本命酒茨酒,可逆不可拆√

【酒茨】养成一只茨球 ㈦

7

觉得自己还能拯救一下的酒吞去找了晴明,要求给茨木安排一个房间,并且要有符合大江山鬼将身份的配置。晴明一脸震惊,万万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会有要两个房间这样的无理要求。

“你都没要求给你的房间有符合鬼王身份的配置啊?”晴明摸了摸衣兜,斟酌着说。

“你当时不是没钱吗,再说本大爷现在对于这些外物需求不大了。”酒吞摆摆手。

“……”其实我现在也没钱。晴明心中如是说着。

“那家伙挺努力的,本大爷亲自会把他带成寮里主力。”酒吞想起白天地狱鬼手爪爪暴击的小茨木,忽略满爆因素,裂开嘴笑了笑。

这一笑晃晕了晴明的眼。自家的鬼王大人好久没这样张扬地笑过了啊!晴明想着,觉得这毕竟是对全寮最宠的酒吞大爷的要求,他捏了捏兜里的金币,就同意了,同意了,意了,了。

直到酒吞连背影都不曾留下后,晴明才反应过来自己同意了什么,他心酸地朝仓库走去,决定放弃给自己买新衣服这种无理任性的想法,路上遇到兴致勃勃走来不知道又去哪干了一架的源博雅,晴明和他打了个招呼,暗戳戳地想,你的新衣服也没了。顿时觉得心中一片平衡。

这种淡定心情一直持续到他打开仓库的门之后。

“红蛋没了……”晴明觉得还能接受,甚至有点欣慰,“金币也少了,看来茨宝应该三星了。”

“黑蛋……呢?我的黑蛋呢?”晴明打开自己的隐蔽私藏地后,对着空空的格子有些茫然,想了下,他又想通了,“啊,黑蛋就是给他们吃的嘛,估计是吞吞给茨宝了。”

“所以他们为什么会有要两个房间这样无理的要求!”晴明关上空空的柜子,念念碎着拿着金币去给茨木安排房间去了,“哼,把你们两个隔远点!”

此时茨木还不知道他已经被酒吞赶走了,他独自坐在餐厅里等酒吞的时候被姑获鸟看见了。

“啊,真是可爱孩子,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不和大家一起吃晚饭吗?”姑获鸟牵着一脸别扭似乎不愿意被亲近的小妖刀姬走到茨木身旁坐下。

“吾等吾挚友来共享晚餐。”茨木看到自己左边的位置被占了,便把左边桌上放着的热汤移到了右边,心想,挚友坐这边好了,可是吾想只和挚友两个人坐。

“要多吃饭才能快快长大哦,小茨木是想快点和酒吞童子大人一并战斗吧。”姑获鸟看见他的动作心中一片慈和,只觉得小孩子坐什么都可爱,一旁的妖刀姬见了,悄悄去给姑获鸟也端碗热汤。

大多式神还是选择来餐厅用餐,整个厅内都闹哄哄的。

“欢迎享用孟婆的热汤!”给妖刀姬递汤的孟婆欢快地说,坐在旁边的鬼使黑“哈哈”笑了两声,正欲说点什么,便被鬼使白敲了一下,于是又换上了正经的表情。
妖刀姬拘谨地向他们点了下头,端着汤走了。这边姑获鸟已经在向茨木表示自己可以带他的意向了。

“正好小妖刀姬也是努力修行的年纪,我来带着你们两个正合适呢。”姑获鸟笑着说。

“啊,不用劳烦姑获鸟了。”酒吞走向了他们,刚好听见姑获鸟的话,“本大爷最近没什么事,刚好就带带这家伙。”

“挚友!你来了!”茨木拍拍自己右边的凳子。

酒吞坐到他身边,看了看桌上的汤,回头对上茨木带着期待的眼神,犹豫了下,端起碗一口把汤干了。

“挚友累到了吗,吾去给挚友再拿一碗汤来!”说着,茨木便要起身。

酒吞在他头上揉了揉,“不用了,本大爷等会去拿酒。”然后看向姑获鸟,“你……”

“呀嘞,姑姑,小妖刀,你们在这里啊,这不是酒吞童子大人和小茨木童子大人吗?”青行灯慢悠悠地飘来,打断了酒吞的话,她想酒茨组点了点头,然后拉起姑获鸟,“我们去研究一下御魂和阵容,明天你去给小妖刀把新衣服打出来吧,我在屋里备了吃食哟,今晚还想顺便给小妖刀讲讲故事呢。”

等三个女妖离开,酒吞悄悄松口气,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他盯着桌上的空碗,“我……”

“挚友明天我们也好好修炼吧!吾跟着挚友真是受益匪浅,等吾以后追上挚友……啊,吾永远追随着挚友的脚步,永远无法赶超强大的挚友,等吾有资格堂堂正正输给挚友……”茨木抓着酒吞的衣摆表达内心独白。

酒吞难得没打断他的吹捧,好心情的勾勾嘴角。

“坐这里,本大爷去拿吃的过来。”一直等茨木说完,酒吞才命令到。

——————
没写到想写的部分铺垫了一大堆奇怪的内容……啊,先晚安,明天继续√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