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蝣

本命酒茨酒,可逆不可拆√

【酒茨】养成一只茨球 ㈥

6

洗完澡后才发现忘记带干净衣物,酒吞面上云淡风轻地把浴巾缠在腰下,低头见茨木也学着他用一只手把浴巾朝自己腰上缠。

酒吞抱臂在一旁看了会儿,直到茨木抬头向他求助。
忍住嘴角上扬的冲动,酒吞蹲下来,用茨木的浴巾把他整个人裹了起来。

变成毛毛虫的茨木:???

想了下,酒吞把他的胳膊掏出来,压在浴巾外面,“小心别弄掉了。”说完酒吞起身把自己和茨木装了脏衣服的木盆一起拿在手上,率先出去了。

被刚才酒吞近距离的腹肌晃花眼的茨木闻言手臂压紧了浴巾,似乎真的放开就会掉下去一样,然后欢快地跟了出去。

“哎呀,这不是酒吞童子大人吗?什么事这么开心啊,真是难得呢。”

酒吞眼皮抬了抬,收敛了脸上的表情,向坐在灯柄上刚从自己房间出来飘进后院的青行灯点了点头。

“这不是酒吞大人等待了很久的茨木童子大人吗?”青行灯看到跟出来的茨木,然后眼睛在酒吞赤裸的上身扫了圈,掩口轻笑一声,“真是可爱的孩子。”

余光扫到身后茨木抱得还算严实后,酒吞抿了抿下唇,对她说,“晴明带着妖刀姬回来了,你不是对她很感兴趣吗?”

“哎呀哎呀,我这就是去找她呢,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听我讲故事呢?姑获鸟看见小孩子就忍不住去逗,总是和我抢小妖刀,真是苦恼呢。”青行灯说着又笑了起来,她向前院方向飘去,远远留下一句,“对了,姑获鸟也听说了小茨木的事,似乎对他也很感兴趣……”

“哼。”

酒吞听见一声小声的哼声,低头看向茨木,心中好笑地问他,“你哼什么?”

“挚友之前可是在等吾?”茨木转转眼珠,先问到。

“没有。”

“哼。”

“快走了,去换衣服。”酒吞勾勾嘴角朝自己房间走去,腿跨出微微掀开浴巾,露出修长有力的腿。

“她喜欢挚友?啊,挚友这么优秀,总是有那么多不自量力的妖来自荐枕席……”茨木跟在后面念念碎。

“不喜欢。”酒吞推开自己房间的门,走进去,顺便打断他。

“那挚友喜欢他?唉,不应该,挚友你不要被女色所迷惑,她们有谁配得上挚友吗?”茨木跨进门,然后解开自己的浴巾。

“不喜欢。”酒吞转过去把门关上,“门都没关你脱什么。”说着去找自己的衣服往身上套。

听到答案还算满意的茨木也跪到酒吞身旁,撅着白生生的屁股在他的柜子里翻。

“……”快速换好衣服的酒吞盯着茨木,忍了忍,还是忍不住把浴巾捡起来扔到茨木身上盖着,“你在本大爷的柜子里找个什么东西?待在这里,本大爷去给你拿衣服。”

说着酒吞拉开门出去,又将门关得不留一丝缝隙。

没穿衣服的茨木盘腿坐在榻榻米上,想起刚才那个女妖在酒吞身上意味深长的眼神,觉得全世界都在窥视他家挚友的美貌。

“不就是腿长吗?”茨木将自己腿伸直,晃了晃右脚踝上的铃铛。

酒吞去找了半天找到了晴明的仓库,从里面找了一堆适合现在茨木穿的衣物,然后把他的红蛋全部带走,最后在一个隐蔽的柜子里找到了两个黑蛋,也一起拿走了。

等他回到房间时,发现自己叠好的被子摊成一团,茨木趴在上面已经睡着了。

心中的某一处想被轻轻戳了下,微痒。

明明是乱糟糟的房间,却比以前回来时温暖。他想。

“挚友……”听到声响的茨木揉了揉眼睛看向门口,“你回来了啊。”

“唔。”酒吞应了声,心中微动,却隐隐觉得这样的感觉不对,决心等会让晴明给茨木安排一个房间。

“过来穿上。”酒吞把衣服扔给茨木,从鬼葫芦里倒处一堆蛋,然后坐到一旁,等茨木用一只手慢慢地穿着衣服。以后自己总不能帮他穿衣服的。他想。

终于等到茨木穿好衣物,酒吞把红蛋挑出来,让茨木吃掉,把他喂成了三星小茨木后,酒吞满意地点点头,又让他把两个黑蛋吃了。

“怎么样?”他问。

“涨了两级黑焰!”茨木兴奋地说着,手心浮出一颗黑色火焰凝聚而成的球,“吾感觉力量变强了!”

“啊……不错嘛。”酒吞摸摸他的头以示鼓励,心中想着,反正不管哪个技能都是要给他升满的,就是晴明那个蠢货黑蛋来得慢,“不过还是差的远,不能松懈自己。”

“吾会努力的!然后赶上挚友,以让挚友认可的实力被挚友打败,成为唯一有资格现在挚友身边的人!”

“闭嘴。”酒吞转头看向关着的窗户,耳朵微红。

——————
没有灯姐喜欢酒吞情节,她只是八卦一下酒茨的关系√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