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蝣

本命酒茨酒,可逆不可拆√

【酒茨】养成一只茨球 ㈤

5

去取了浴盆毛巾,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小茨木,酒吞把小一号的浴盆塞到他怀里。

“挚友我们是去洗澡吗?”茨木仰头问。

“唔。”

“我们一起洗澡吗!”茨木有些兴奋。

“……”酒吞看着他的表情,欲言又止,最后转身朝外走去,“走了。”

“吾好久没和挚友共浴过了。”茨木蹦哒着跟在酒吞后面像个受到鼓励的小孩,“才来就和挚友一起洗澡啊,以前吾都是在受挚友完全信任等挚友喝了酒后才有此殊荣……”

“闭嘴茨木童子。”

“哦。”

后院里的温泉是露天的,有两个池子,被晴明拜托寮里的男式神们一起建了木屏隔开并围了起来。

此时并没有其他人或者妖来泡汤,酒吞解下肩甲,在将手放到腰带上时动作顿了顿,看向木盆还抱在手里一脸期待和专注地盯着他脱衣服的茨木。

“……”

从热汤中腾起的雾气让酒吞的耳朵染上了血色,似乎已经微醺,他想着泡汤怎么能没有酒呢,于是便指着木屏口旁的柜子对茨木道,“啊,去帮本大爷把第一层第一格里的酒取出来。”

茨木“嗯”了声应到,放下木盆转身之后,嘴角便微微翘起,等他取过酒及酒盘酒碟后,果然见到他的挚友在犹豫“趁这家伙背对着脱衣服岂不是显得本大爷心虚”这种问题而依然没能解开腰带。

唾弃了一下自己怎么变得这样不洒脱的酒吞在茨木走过来之后取下他手中盛酒的酒盘放到池边,然后拎过茨木,亲手把他扒了,看到他右脚踝上的那串铃铛时抿了抿唇,用手指轻轻弹了弹,带起一串铃声,然后把他放进了水里。

被挚友一言不合就扒了衣服的茨木泡在水中,晃了晃脚上的铃铛,被浸在水中的铃铛没有发出声响。

感觉看光茨木后的自己依然是直直哒的酒吞安心地褪下了下身衣物,长腿一探跨入水中,然后靠坐在池壁上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茨木坐在酒吞身旁,看他将酒倒入碟中,然后举起朱红色的酒碟放到眼前看了看,递在唇边,微微仰头将酒碟倾起一口饮尽,一缕透明的酒液顺着他的嘴角留下,划过胸口,没入水中,他喉结上下滚动,笑到,“痛快!”

这就是酒吞童子。茨木想。

“挚友还是沉迷于酒中吗?”

“不是沉迷……”酒吞再倒满一碟酒,想了下说,“酒好啊,酒解万千烦恼。”

“挚友如此多烦恼?”

“也不是……以前多,现在……”食指指尖在手中酒碟边缘点了点,酒吞歪歪头看向茨木,“现在没什么可烦恼的了。”

说着,他将酒碟递到茨木嘴边,捏着他的下颚给他灌了进去,“好久没人陪本大爷喝酒了,快点长大啊,茨木,好好陪陪本大爷吧。现在嘛,允许你喝一碟。”

说罢,他揉了揉茨木一头软软的白毛,哈哈地笑了起来。

挚友这般样子,好久都不曾见过了。茨木咽下口中微辣的酒水。

——————
浴池普雷!【并不】
配个打油诗【大概?】吧√
酒醉江山半盅,
歌尽青山长空。
狂饮碧霄湍水,
行遍豪气满胸。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