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蝣

本命酒茨酒,可逆不可拆√

【茨酒】笼中雀 (中)

“唔……”酒吞大脑尚在一片混沌,就被茨木一把抱住,狠狠圈在怀里。他动了动,浑身赤裸地被抱住让他很是不自在,脸上开始发烫,酒吞未被勒住的小臂抬起,试图去推开他,“你……”

肩上传来温热湿润的触感让酒吞动作顿住,他甚至能感觉到茨木被打湿的睫毛在他肩上扫动,划得心脏微痒。
茨木没有出声,也没有抽泣,除了最开始的那声呜咽,便只是无声地流泪。

叹了口气,酒吞转为轻轻拍了拍他的腰。

“多大的妖了还撒娇。”酒吞盯着他束起的红发,目光闪了闪,心中发疼,便忍不住纵容他,“我……我离开有多久了?”

茨木没有回答,只是微微抬起埋在酒吞肩窝的头,他一口咬在他的肩上,一狠心,将尖牙刺入皮肤,直到口腔中弥漫起血的铁锈味,他如此迷恋这个味道,却放开了嘴,舌尖舔了舔伤口,离开了酒吞的肩膀,和他对视。
“一年又九月了,挚友。”他的声音沙哑,眼眶通红。

“挺久了。”酒吞说,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

“嗯。”茨木点点头,看向酒吞肩上带血的咬痕,忍不住又心疼了,他在心中把狠心的自己骂了几遍,俯下头又去舔舐伤口。

“疼吗?”

“不……”酒吞仰了仰头,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起来茨木,有点痒。”

茨木听话地起来,看着酒吞半阖的眼睛,细长的脖子,精致突出的锁骨,精瘦的胸膛,胸上的两点红樱……

————
【似乎被和谐了,一直发不出来……用链接食用吧,链接在评论】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