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蝣

本命酒茨酒,可逆不可拆√

【酒茨】养成一只茨球 ㈣

4

带着茨木去练级的路上,酒吞突然有些紧张,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的他,面对小了这么多的茨木,竟有些不知所措。

足下与草间的摩擦发出细碎的“沙沙”声,茨木一路说个不停,对一切似乎都很欣喜,酒吞觉得自己应该不理他,便转换着注意力,却发现以前都未曾注意过的这路面上的草居然能蹭得脚下掌心微痒。虽说从以前开始就一直爱黏着他,但对现在这家伙,酒吞一些嫌弃的话语开始变得说不出口。

他眼睛中的光,曾是黑暗中唯一的色彩,不比烛光亮,却足够温暖。酒吞漫无边际地开始想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往事,似乎以前大半辈子下来,那些能让他放松心情的场景里,都有一个白毛红角家伙的影子。

酒吞的目光再次向下,瞟向了声旁的家伙,冷不防和那双黑金的眸子对上了,一样的明亮纯粹。周围寂静只有属于他们的脚步声和两侧丛林中的虫鸣,像岁月不曾改变,让它与记忆里重合。

“茨木童子你……”

“什么事,挚友?”

“没什么。”

“告诉吾啦,万一吾可以帮到挚友呢,虽然吾现在有点弱……只是现在,吾和挚友的默契是没有人可以比上的!”

“闭嘴啦,蠢货。”

带着薙魂打那些小妖的确比以往慢了不少,从未用过这种御魂的酒吞甚至以为它是百分百触发,以至于他没有让茨木受到一次攻击。

虽然不如以前那般畅快,但对此酒吞童子心中还是很满意的。

“地狱之手!”小茨木一爪下去,抓掉对面小妖一层血皮,然后看着酒吞将鬼葫芦提起,两下打死一个,露出来的腰窝肌肉崩起,在阳光下反射出蜜色的光泽。

“哇,挚友好厉害!”

酒吞认为自己应该对这样的赞美不以为然,但勾起的嘴角却出卖了他的愉快心情。

“你就用地狱鬼手吧,本大爷看着你打,叠狂气快。”只要本大爷在,鬼火便都是你的。酒吞想着。

“嗯。”茨木认真点点头。

这样的时间过得很快,西斜的太阳拖长了一大一小两只妖的影子的时候,一天就这么过去,途中酒吞不止一次浮现出和茨木并肩作战时的场景,有时候和现在重叠,但又完全不一样了。

等酒吞一身汗与尘地扛着章鱼,后面牵着同样脏兮兮的茨木回去时,被晴明给拦住了。

“真巧啊,吞吞,茨球,你们回来了。”晴明笑嘻嘻地打开扇子扇了扇,然后将它一合,在掌心点点,道,“哇,小茨木快二十级了啊!”

“对啊,和挚友一起超厉害!”茨木从酒吞身后探出个头来。

“有什么事直接说,本大爷还要回去洗澡。”酒吞眼皮掀了掀,语气不耐,想了下,把手中的章鱼扔到晴明怀里,“顺便打的。”

“哦。”被章鱼抱了个满怀的晴明退了一步,从章鱼后把视线重新探回到酒吞童子身上,“阿爸还存了不少红蛋,小茨木可以……”

“啧,这用不着你提醒,有事说事,别磨蹭。”酒吞打断他。

“阿爸说快点,挚友还要沐浴,今天挚友累坏了!”茨木催促到。

“这点小事还累不到本大爷。”

好吧,忘了这大爷要拿东西都不用跟自己说的,小东西也是和酒吞大爷是同一战线的。晴明耸了耸鼻子,和他商量到,“那个,你知道阿爸非得很,薙魂就配出了一套,今天和惠比寿出去大蜘蛛的时候,他今天却总是触发轮入道,一问才知道把薙魂和你换了,你看……”

最可恶的是那金鱼佬还笑眯眯地和自己说,哎呀,老夫今天总是输出,感觉也不赖嘛。晴明一把心酸泪地给他们两让开了道。

“啊,知道了。”酒吞应了他一声,带着茨木进去了。

晴明目送他们走进后院,认命地抱着章鱼朝厨房走去,啊,今天吃章鱼!他愉快地想。

评论(1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