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蝣

本命酒茨酒,可逆不可拆√

【酒茨】养成一只茨球 ㈢

3

没有带小孩子经验的酒吞背着自己的鬼葫芦站在房间门口想了许久,突然灵机一动,把自己的爆伤针女套取下来,拿给了1级的小茨木。

“戴上。”他命令到。

于是小茨木开心地戴上了,想着,挚友的就是好的。

酒吞勾勾嘴角,然后去敲响了隔壁姑获鸟的房间门,想汲取点经验。

“酒,酒吞童子大人……”开门的却是一副被门外人吓坏了般的萤草。

“姑获鸟呢?”酒吞童子拍开抓住自己腰带不放的茨木童子的爪子,问到。

“我,姑姑她……我不知道嘤QAQ!”萤草心中紧张地握紧了手中的萤草球。

“酒吞童子大人,这位是刚到的茨木童子大人吧。”白狼端着茶和早点走过来,向酒吞和他身旁的小茨木微微鞠躬,然后走到萤草身旁,“姑获鸟大人一早和晴明大人出去了。有什么事吗,我们可以代为转告。”

“唔,没什么。”酒吞向她们点点头,带着再次抓住他腰带的茨木又回了自己房间,而小茨木老实听话的一句话没说,只是用一双亮晶晶的黑金色眼睛跟着酒吞转。

“啊,吾的挚友真是好看!”“啊,吾的挚友真是霸气!”他一路想着,开心地又摸了摸挂在胸口上的针女套,“啊,吾的挚友真是好!”

“在这里先待着,我等下回来。”酒吞把茨木拎到铺上,让他坐好,“别乱走。”见茨木乖巧地点头,他便转身出门。

等门一关上,茨木童子便扑在铺上滚了一圈,吸了口气。

“吾友的味道都是强者的气息唉!”

另一边萤草房间内,白狼和萤草一起跪坐在矮木桌上吃早餐。

“白狼大人,酒吞童子大人为什么来我的房间找姑姑呢?”

“那位大人啊,大概都记不得其他人的房间在哪里吧。”白狼笑着喝了口茶。

事实上的确如此,一向不吃早餐的酒吞童子一路问人地找到了厨房,拿了两碟寿司,一壶酒,想了想茨木现在不足自己腰高的样子,便又拿了壶热牛奶,然后他再次问到了惠比寿的房间,强行把鱼爷爷的薙魂套“交换”走了,拿着酒吞自己用来备用的轮入道的鱼爷爷“哎呀”地笑了起来,他摸了摸自己的金鱼,对它说,“等下午和晴明大人一起打蜘蛛的时候可能会很有趣。”

等酒吞回去的时候,茨木又恢复了乖巧坐着的姿势,见他一副老实的样子,酒吞心中有些担忧,想到,莫不是自己之前对他把话说重了?

他把寿司和牛奶放到桌上,对茨木说到,“过来吃了,我们好走了。”自己拿着酒壶坐到一旁。

“给我的吗?”茨木开心地坐到桌前,“挚友不来一起吃吗?”

“唔。”酒吞心不在焉的应了声,喝了口酒,过了会儿,头转向窗外,有些别扭道,“你以后想讲什么讲就是了,除了本大爷,谁还敢说你的不是。”

茨木抬起头看着酒吞的侧颜,点了点头,“只有挚友有资格说吾。”

【有个问题,lof是不是不能开车啊,刚用不是太了解】

评论(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