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蝣

本命酒茨酒,可逆不可拆√

【酒茨】养成一只茨球 ㈠

1

【阴阳师背景,空巢老吞迎来奶茨系列,甜宠腻!】

月中天,月光洒满整个庭院,透过老樱花树层层的缝隙,落在靠坐在樱树下的酒吞童子身上,给他披散在肩背上的微卷红色长发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辉。

酒吞童子斟着酒入碟,左手将酒碟靠在唇边,似品却又未饮,只是将酒微微沾湿了上唇。

“酒虽治百病。”他轻轻摸了摸自己身旁鬼葫芦底上的尖牙,望着夜空中高悬的弯月,一口饮尽碟中烈酒,喉结上下滚动咽下酒液,“离可以酒解,但终究要聚能治。”

酒吞童子将酒碟扔在一旁,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茨球,那是晴明不久前在百鬼砸到了,然后就扔给了他,虽然当时说地嫌弃,但还是把小茨球揣进了怀里,奶白色的毛绒绒。

“最近有点闲了,没什么事干,晴明那家伙领了个妖刀小妮子,便整日不见人影。”他用食指和拇指捏着小茨球的角,把它举到自己眼前晃了晃,“那家伙……”他说着,似回忆起了什么东西,嘴角忍不住微微扬起,“总是执着与和我决斗,被我打败,听不见他在耳边聒噪这么久了,还是有点不习惯。”

月下人独和影相伴,带着一丝酒气,混合着月光。蹦哒着走到庭院的山兔看到独自靠在树下的酒吞童子,拍了拍蛙的脑袋叫它停下,她就这么看了一会儿酒吞,歪着脑袋想了想,又拍拍蛙,让它带着自己离开了。

“红叶姐姐,你为什么不喜欢酒吞童子大人呢?”山兔抱着鱼子寿司敲开了红叶的卧房,她跪坐在榻榻米上,啃着自己带来的寿司,朝一身红衣的漂亮女人问。

“那位大人啊……”红叶掩口笑了笑,“你以为他喜欢我吗?”

“不是吗?”山兔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不是啊。”红叶继续笑着,“只是他以为他喜欢‘红叶’,他在高位太久了,他认为他需要喜欢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这时他看见了我,于是便决定自己就喜欢‘红叶‘了,实际上呢,他还不懂什么叫喜欢,或者说,不知道真正喜欢谁,也挺可怜的。”

山兔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红叶却自顾自地看着前方,视线似乎穿过了推门,落在了远方,她说,“可是我知道,喜欢,或者爱,是什么。”

睡觉的时候,隔壁晴明突然大叫了一声,酒吞童子按了按眉心,翻了个身继续睡觉,尚未入眠,门却被“哗——”地突然拉开。酒吞童子一脸不耐地坐起来,一手摸到鬼葫芦,大有一副“没有个正当理由你就吃鬼葫芦吧”的样子看向了门口。

晴明抱着个不断扭动的白色毛发,红色断角的小东西举在了他的面前。

“挚友!”小东西欣喜地叫到,试图挣脱晴明的桎梏扑倒酒吞身上。

“茨木童子。”酒吞说到,摸了摸怀里的小茨球,忍不住想着,挺像的,只是眼前这个会动会说话,以后还会长大,还是那个聒噪的家伙。

“茨木来了!”晴明说,“高兴吗!”

“本大爷觉得你更高兴。”酒吞眼角微挑懒懒说到,伸手却将小茨木一把捞了过来,茨木童子扒在他的胸口,仰着头,黑金的眼瞳倒映着酒吞的脸,从里面倾泻出星光。

“挚友,吾找到你了!”小茨木说。

“……”酒吞看着他,抬手揉了揉他的一头白毛,突然说,“本大爷的头发以后就交给你来束吧。”像以往一样。

“我当然高兴啦,就是有点养不起了,所以这家伙就交给你来带了。”晴明说着摆摆手,退出了门外,并关上了门。

“本大爷可不适合带小东西。”酒吞说着。

“吾会快快长大,和挚友并肩出战的!”

“啊,好啊。”酒吞应着。

“到时候可以和挚友决斗了!”

“你赢不了我。”

“可我就喜欢输给挚友。”

评论(3)

热度(119)